当前位置:主页 > 建站知识 > 网站建设 >

闽游日记后_徐霞客游记

发布时间:2021-07-25 10:36   浏览次数:次   作者:庄闲和平台
本文摘要:时期:明代 创作者:徐弘祖 庚午春,漳州市经理叔促赴署。余白鱼按年暂止游屐,而漳南之使惝恍于道,叔祖读莪翁,低年冒暑,跪促于家,欲以七月十七日启行。二十一日到武林。 二十四日舟钱唐即钱塘江,今钱唐江,波平不谷hú原意指有皱褶的纱,即处只未作“脊”,如履平地。二十八日至龙游,觅青湖舟,去衢尚二十里,泊于樟树潭。 三十日,过河山,抵青湖,乃畜舍舟登岸。循溪觅胜,得石崖于北渚。崖临回澜,澄潭濯其址,隙折弘树,石色青碧,森森有芙蓉出水态。 僧结槛依之,颇觉幽胜。

庄闲和官方网站

时期:明代 创作者:徐弘祖 庚午春,漳州市经理叔促赴署。余白鱼按年暂止游屐,而漳南之使惝恍于道,叔祖读莪翁,低年冒暑,跪促于家,欲以七月十七日启行。二十一日到武林。

二十四日舟钱唐即钱塘江,今钱唐江,波平不谷hú原意指有皱褶的纱,即处只未作“脊”,如履平地。二十八日至龙游,觅青湖舟,去衢尚二十里,泊于樟树潭。

三十日,过河山,抵青湖,乃畜舍舟登岸。循溪觅胜,得石崖于北渚。崖临回澜,澄潭濯其址,隙折弘树,石色青碧,森森有芙蓉出水态。

僧结槛依之,颇觉幽胜。余踞跪石边,有刘对予者,一见如故,由于余言:“河山北二十里有左坑,岩层诡谲,探幽之屐,不得不一过。

”余愿返寓,已中午,不了事。八月初一日,看热闹行三十里。一路望江郎块石,迟尺不由此可见。

再作白鱼安其下,比至街口,不果没成功。就越山坑岭,宿于深圳宝安桥。初二日,安仙霞,就会越小竿岭,接近雾已缴,惟远峰漫不由此可见。

又十里,饭于二十八都。其地西南有浮盖山,跨过浙、闽、江西省三省衢、处、信、宁四府之境,危峙仙霞、犁岭间,为诸峰粗大。枫岭西垂,思岭东障,梨岭则其南案也;乱石拿云,飞霞削掉翠。

余每南过小竿,北逾梨岭,遥瞻丰采,辄为心驰神往。既饭,昌没法抵制,遍询爬山道。一牧民言:“由丹枫岭而止,为大道而近;由二十八都溪桥之左越岭,经白花岩上,道小而近”。

余闻白花岩益善,即迂道且趋之,况其接近也!欲就越桥南行数十步,即由左小道登岭。三里下岭,折而南,渡一溪,又三里,转到南坞,即浮盖山锦东庭园村也。

分溪错岭,竹材幽静,里号金竹云。度木桥,由业纸者篱门进,取于小级而安。

初皆田畦低砌,渐渐地平遐危崖。又五里,番禺大石高尚,棋置星罗,松竹与石争隙。已进圣地,竹浅石并转,中峙一庵,即白花岩也。

僧指之后山绝对,峦石甚奇。庵之右冈环继而左,为里山庵。

由里山越高冈双重,并转下山之阳,则大寺也。右有梨尖形,左有石龙洞,前瞰梨岭,可一柱而迫矣。余乃从其右,二里,憩里山庵。

里山至大寺大概七里,路小而峻。再作跻一冈,大概二里,冈势北耳。

越其东,坞主龙骨均东流,即浦城界。又南上一里,越一冈,循其左而上,是谓狮峰。雾重路里斯,舍之。

逾冈西下,复转南上,二里,又就越一冈,其左均可上狮峰,右才可安龙洞覆以。乃朝南平下,大概二里,抵大寺。石痕竹影,白花岩因此以得其确立,而层峦叠嶂环列,此真独败。

雨阻寺中者两天。初四日,看热闹为龙洞泛舟。同导僧斧子木地下隧道,攀乱碛而上,雾滃wěng云气四起之意棘铦xiān锋利,芾fèi小格宾网箱崖,狞恶如奇鬼。衣着簇透峡,小丫头者,益之诡而藏其险;屼嵲者,益之险而敛其低。

如果是二里,树底睨斜视看峭崿。攀踞其中,右有夹壁,离立仅有尺,左右如一,形近说白了“一线天”者,了解其即通顶所由也。

乃爇灭掉火篝灯,匍进一罅。罅夹立而低,亦如外之一线天,第外则顶开而明,此则上合组织而亮。刚入,其合处言通窍一二,掌握则黑色矣。

其主龙骨流砂底,濡足而追。中道有块石,如舌上呼,直竖垫中,高仅三尺,两侧贴于洞壁。洞既束肩,石复当胸,天可攀践,逾之甚忧。再行驶,两壁愈多垫,肩没法怀。

斜向而入,又有石片如前压其隘口,低更为倍之。余没法安,导僧援之。既安,僧始没法下,偷看宛转乱,乃下。余言两侧仁石边,亦偷看拼命,僧从石下掖之,欲得入。

其内腔偏少舒可平肩,水较泓浅,所称作龙潭也。仰睇其上,低不知道覆以,而石龙从夹壁尽处悬崖峭壁平下。

洞中石色均赭黄,而此石经典台词,石理细砺出鳞甲,欲以“龙”众神。挑灯遍瞩而出。石隘处上迫下碍,时尚从上悬身而坠,其势犹顺,出带则自下斜向以浮,胸与腹既了解于两壁,而膝始没法伸展,石制刺肤,前后左右莫可悬相连,每度一人,急之愈固,几恐其与石为一也。

既出有,开心若更生,而岚气忽澄,登霄在望。由明峡前行,芟割莽进荆,不一亭,又得一洞,洞均番禺大石堆叠,如重楼复阁,在其中燥爽明透。

行走乱,复上跻重崖,二里,安绝对,为浮盖最高点。踞石而跪,大西北雾顿开,下视金竹里东侧,崩坑坠谷,逐层如和田碧玉重绡,近远万状;惟顶南端,尚郁伏仍未出有。循西岭而下,乃知此峰为浮盖最东。从而而西,蜿蜒曲折数蜂,再作叱挑动,极于置石庵在置石庵中断,乃为西隅,再作下有白花岩矣。

既连越二蜂,即里山趋寺之第三冈也。时余每隔一峰,辄一峰进霁,西峰诸石,俱各为表露。西峰尽,又就越两峰,峰俱有石堆叠。

又一峰朝南相互之间,前耸二石,一斜而尖,是名“梨头尖石”。二石低数十丈,挚诚江郎支庶,而下俱沉伸缩石数块,承以石盘,如坐嵌空处,俱可徙倚。此峰南进一支,石多嶙峋,所称作“双笋石像”,扣列寺右者,均其派也。

峰后散为五峰,环回离立,藏有一大坪乡可庐,亦高峰所罕得者。又西就越两峰,为浮盖中顶,均盘石累叠而出,下者为盘,上者为盖,或数石共肩一石,或一石始平列数石,左右俱出砌台双阙,“浮盖仙坛”,洵不揭发矣。其石高削掉无极,麻烦爬遐。登其巅,奇峰尽出。

峰顶之石,四旁有苔,如放弯折,葱绿浮烟,娟然秀美柔美。西望置石、石仙诸胜,行远必自于隔年三四峰,而日已过午,欲还饭寺中。别之南进,十里即大道,已在梨岭之麓。登岭,过九牧,宿渔梁下街。

初五日,下浦城舟,凡四日抵延平郡。初十日,始倒流上永安溪,泊榕溪。其地为南平市、沙县当中,各去六十里。

趋之如骛浦城之溪流小,而永安之流增涨,故逆顺均太晚。十一日,舟曲随山西省南行,乱石岿然,水流覆驭。

二十里,舟为石触,榜人以竹丝绵被纸包装片木掩而钉之,止涌罢了。又十里,溪右一山,瞰溪如伏狮,额有崖双重,阁临其上,崖下圆石低数丈,突立溪中。因此折而东,又十里,月夜上一滩,泊于旧县。

十二日,山稍为进,大西北二十里,抵沙县。城北临大溪,雉堞及肩,即溪崖也。溪中多改置大舟,两侧为轮,关水以孱。

西十里,南折入山中。右石头骨巉削掉,而左山垫处,有泉堕坳隙如玉箸。

又西北二十里,泊洋口。其地路通尤溪。东有山曰里富,为一邑之望。昨舟过伏狮崖,即望而见之,今绕其西而朝南。

十三日,西北二十里,渐入山,又二十五里,至双口。欲腰而大西北行,五里,至横双口。溪右一水自北来,永安之溪自南来,此后通。

其北来之溪,舟通岩前可七十里。又五里进永安界,曰新的凌砖。

十四日,行永安地区,始闻猿声。南四十里为巩川。上大滩十里,西南行,剌远眺溪右峰石耸立。

既而飞赴其下,则耸立者改以摇缀,为崩削,俱盘亘壁立,为峰为岩,为屏为柱,广论而见。中一峰壁削到底,或有意义的书其上,曰“灵霄”。因此溪左之奇,亦若起而求胜者。

已舟腰大西北,左溪之崖较古怪,而更为有出带左溪上者,则世外桃源涧也。其峰槽牙溪南,上迫层汉即恒宇,而下瞰返溪,峰底深裂,流泉迸下,仰其上,曲槛飞栏,遥带不一,变向舟登焉。循涧而进,两崖仅有瓣一罅,竹影迫溪内。得桥舟涧再作上,带门曰“长春市圃”。

忧趋之,则溪南之峰,前所仰眺者,已在其北。乃北进,道旁一石,方平如砥。

时暮色漫山遍野,路交叠不轮廊,乃入大士殿,得道长为导。随着北,即循崖经文昌阁,转越两亭,俱悬崖峭壁折壁。此后折入峭夹间,其隙仅有分一线,上棍山巅处,近浮山北,中没法容肩,挖之乃不会受到,累级横上,直贯在其中。

多所闻“一线天”数处,武彝、黄山市、浮盖,曾末见若此之大而逼、近而整者。既而得天一方、四峰扣佩。透隙而上,一石方整,曰棋大坪乡。中复得一台,一树当空,根盘于上。

有飞桥架两崖间,左右壁削,悬在空中而度,峰扣石裂,岈然出洞,曰环玉。出带洞,复由棋坪侧历西坞而上,得一井,水甚清冽。跻峰北隅,有亭甚忽,第北溪下绕,反以幽僻没法远眺。

从而左下,又有泉一泓汇为池,以暮不如往。乃南上绝对,一八角亭冠其上。复从南街出山,出带倚云大关,则石磴垂绝,罅间一下百仗。

垫是山四面斗削,惟一线为亮磴,百仗为明梯,游者以梯下而一线上,始尽奇概,舍此别何以阶也。还至大士殿,昏黑不可以出有。道性命徒碎木燃火,送过来之溪旁,昏灯衣着蓝坞,几若阴房磷火。道长云:“由长春市圃二里,有不尘馆,旁又有一百丈岩,均有败可游。

”余颔之即低下头拒不接受提议。返舟,胆舟子夜路,不可以,乃与奴辈不意刺舟撑船。幸滩无石,月日趋迪,二钹,泊废石梁下。

行二十里,去永安止二里。十五日,抵城西桥底下,桥已损坏。而大溪自西来,桥底下之溪自南来,依然余游玉华时也。绕城西而南,溯南来之溪以去,五十里,至宽莹。

溪复职右,路循山左,乃舍溪登岭。越岭双重,西北过溪桥,五里,南过溪兜桥。

又五里,直凌西北山角,认为已穷绝对,其上乃更复穹然。未曾上,循山半而南,纡腰翠微间,远眺山底,溪返曲屈,惟闻吼怒声,而浅不知道水,盖峻峦削掉岫,错立如交牙,水漱其根,上均丛树,旅人唯闻翠葆即绿树丛悬空,非闻水的声音,几认为一山也。乱,偶于树隙稍为露回湍,绰赤如血。

又五里与赤溪适逢,又五里相连林田。十六日,沿山二里,有峰自南平市下。峰东有溪流,西为大溪,俱北会林田,而注于大列当岭西者。

舟溪流,循峰南上,总共五里,到下桥。迤逦南遐,又八里,得上桥。一洵飞空,悬桥而度,两侧高峰挂天。

度桥,路愈峻,十里,从山垫省直跻两高峰之南,登岭巅。回视两高峰已在履下,收其崇峻,大列当、浮盖,当均出带其下。

南进三十五里,返宁洋县。十七日,下舟达华封。十八日,早上始抵陆。日趋爬山阪,溪从右去,以滩高石压,舟没法前也。

十里,过山下,又五里,跨过华封绝对,溪从其下折而西去。遥望西数中外,滩石重叠,水势腾激,至有一滩显石,终断而不知道水者,此峡中最保险的好处处。自念前以雨压没法约,今惜交臂失之?乃北下三里,得村一坞,认为去溪附近。

沿坞西行里许,欲意临溪,不可路,始从蔗畦中下。蔗贫,又有蔓植者,花如豆,细荚力阻,复践蔓行,上流砂削不会受到悬,方藉蔓为级,直接蔓穷,均荊棘藤螫,丛没法进。初斜向举手投足,不辨胜负,时刻溃石坎,悬架树杆杪miǎo细梢。既剌得一横溪,大道沿之。

西三里,瞰溪迟尺,滩声震耳,曰前所望终断之险,必其处。时大道直西去,通吴镇、罗埠。

觅下溪之途,幸不可,闻一小道伏丛棘中,乃匍就之。初犹有山影,直接不一会,回头看看很少近之意下均相乘叶,高尺许,蜘网翳之;上则棘莽蒙密,钩发悬股,百计何以干;比直到干,则覆涧录溪,危石叠嵌而下。石皆累官室内空间,登其上,始复闻溪,而石不会受到足,并转摔下深莽。

余计不可前,乃即从涧水中爬石践流,欲返溪石边。其石大如百间屋,侧立溪南,溪北复有亡崖壅水。水既南避大石头,北激崩块,冲捣莫容,跃隙而下,下即承载悬绝,推翻黄泥巴逆卷,崖而为揽,舟安得通也?踞番禺大石跪,又攀渡溪中突石而跪,望前溪西去,一泻之势,保险的好处无逾此。乱,溯大溪,墨子乱石,山并转处溪田层折,从之,始能路。

循而西转,过所踞溪石二里许,滩声复沸如前,则又一危矶也。西二里,得小道,随山脉直瞰溪而下,始见前不可以下之滩,即在其名流,而岭头得偿所愿纯石终断之滩,即在其低俗。此口中覆两滩间,非此后,则两滩几有遁行矣彻底隐退而看不见。

逾岭下舟。明天,抵漳州市经理署。


本文关键词:庄闲和平台,闽,游,日记,后,徐霞客,徐,霞客,游记,时期

本文来源:庄闲和-www.mrvch.com